今天是: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主任信箱
最新文章
·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历史的重要论述
· 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 楚雄州党史系统迅速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
· 习近平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强调
· 习近平: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 习近平: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
推荐信息
· 中共楚雄党史微信公众平台开通
· 楚雄州党的民族工作研究出版发行
· 《到农村去》出版发行
· 中共楚雄地方史
· 楚雄州党史革命史遗址遗迹普查资料集
· 闪光的年华
· 党史研究文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史料征集 >> 口述历史
    建国初期元谋凉山的民族工作    
[ 作者:姚楚俊 日期:2014/6/6 来源:党史党建2008第4期 点击:2762 评论:0 ]

凉山地处滇川两省接壤地,距离武定县城约110公里,是个以彝族为主的多民族山区。建国初期原属武定县第五区管辖。1952年冬土地改革以后,建立了凉山民族自治乡。后因地理位置靠近元谋,经济交往与元谋十分密切,经上级批准,正式划归元谋县建制。

1952年土改时,凉山乡有25个自然村。全乡人口2951283人。其中彝族166706人,户数和人口均占55%以上。他们主要居住在海拔2500米上半山梁子,从曹家村、哨地、陡丫口、火把梁子,沿着山巅直到太阳坡、一丘田。这一带土地十分贫瘠。吃的主要是苦荞和洋芋、燕麦,也有部分玉米。耕作多属“刀耕火种”,产量很低,加上反动统治阶级的剥削压迫,各族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凉山虽处内地,但却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山区。这里的彝族,祖籍大多来自四川大凉山,历史上,由于反动统治阶级的压迫剥削,民族之间互相仇视,积怨甚深。就是彝族内部,也因民族头人之间,特别是上甲(火把梁子以上)与下甲(火把梁子以下)之间为各自的利益,经常挑起民族纠纷和械斗,“打冤家”的事常有发生,民族问题十分突出。

19511952年,原武定专区6个县相继开展减租退押、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等一系列民主运动。坝区土改结束之后紧接着又是山区。凉山周围的和平、三合、平地、糯谷、拉乌、他贞等民族山区乡的镇反、土改展开后,对凉山民族上层震动很大。外来匪特也窜入凉山活动,企图挑动凉山民族头人,伺机组织武装暴乱。19518月,按照省委指示精神,武定地委和专署立即组织工作组,配合部队进驻凉山活佛寺。

武定地委民族工作组进驻凉山以后,按照地委关于凉山民族工作的指示,本着“慎重稳进”的原则,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从组织开展生产自救入手,宣传民族政策,深入发动群众,教育团结争取民族上层。当时由于解放不久,又地处边远民族山区,交通十分闭塞,各种谣言甚多,各族群众对党的政策不够了解,思想疑虑很大。民族上层人物思想十分恐惧,虽似“惊弓之鸟”,但在本民族中说话仍有一定的作用。三个主要彝族头人中,政治态度表现不一。下甲的民族头人安正和,愿意靠拢政府,做了一些好事。他把元谋县逃亡到大麦冲躲藏的地霸分子,抓获送交人民政府。上甲头人曹有福(又名曹金鹏),中甲头人李小九(又名李春荣),他们是郎舅弟兄,对政府半信半疑,受人挑动后情绪反常。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党的民族政策执行不好,工作稍有不慎,阶级矛盾往往会扩大为民族矛盾。因此,团结争取民族上层工作就显得十分重要。

联络民族感情,加强民族团结,稳定民族上层,是从组织生产救灾入手的。当时凉山各族农民生活很苦。凉山工作组和人民解放军,通过帮助各族群众组织生产,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宣传民族团结政策,正确处理民族之间的矛盾,使民族上层得到稳定,群众受到教育。在生产救灾中,政府发放2500公斤救济粮,1000公斤洋芋种贷款,400万元农具贷款。驻军节省菜金购买耕牛7头,支持有困难的群众搞好生产,对群众教育鼓舞很大。政府还派医务人员配合工作组上山,为各族群众防病治病,深受群众欢迎。1951年全乡粮食丰收,增产三成以上。全乡新建土掌房60间,增加耕牛77头、马1匹、驴25匹、羊235只、猪118头,新购置农具犁61架,斧头、砍刀117把。各族群众亲身感受到共产党好,毛主席亲,他们说:“红太阳照到了凉山!”经过一段时间工作,民族上层对政府也有一些新的认识,思想稳定后也想下山“看看新世界”。

在以上工作的基础上,195110月,武定专员公署副专员杨真亲自上凉山与民族头人座谈,对曹、李进行教育争取工作。他1020月到活佛寺后,接见曹、李二人,耐心地开导他们,动员他们下山到昆明、北京等地参观。1023日,召开凉山各族人民团结大会,到会群众共470余人,占全乡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当时正碰上元谋中学师生到凉山活佛寺旅行,杨副专员借这个机会又配合当地驻军举办了联欢会,热情招待群众,演出有关抗美援朝、团结生产、军民关系等歌剧。对远道而来参加会议的,每位代表发给大米一斤,猪肉5两,盐巴一两,以示慰劳。元谋中学教师还赠送针线给群众,赠送纸张给学生。民族团结大会之后,102425两日,紧接着召开凉山各族代表会议,出席代表146人。除凉山乡的代表外,还邀请了附近元谋县的4个村,武定县的他贞、和平等16个村的33位代表参加,以扩大政治影响和团结面。会上,还赠给各位代表毛主席像一张,针线一包。在民族团结会上,代表们还观看了抗美援朝、民族团结、生产建设等画报及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题词(中央访问团带来的)。会后赠送给了乡政府,留给群众传看和学习。杨副专员在会上就抗美援朝、爱国增产、民族团结、民主建政等问题作了讲话。许多群众冒雨赶来参加会议。他们说:“过去莫说是专员,就是镇长我们都不容易见着,今天一定去听听政策。”彝族苏正发说:“过去你打我,我打你,好的是土司,死的是我们。今天再不团结,受匪特利用,不听毛主席的话,等于跳岩子。”有的代表说:“各族人民是一家,民族团结好比众人拾柴火焰高,团结起来力量就大了。”会上,还给毛主席写了致敬信。

这两次大会之后,群众的觉悟有了进一步提高,但对做好民族上层工作的重要性还不够理解。有的代表对民族上层讲团结、讲宽大有埋怨情绪。有些民族干部悄悄地找工作组说:“毛主席的红太阳照到了凉山,就是给两棵大树(指曹、李)遮着了。”要求把大树砍掉。针对这种情况,工作组按照党的民族政策和地委的指示,由政府出面召开租佃关系问题会议,缓解了阶级矛盾。经过多次思想动员工作,11月下旬,曹、李终于表态,愿意下山参观,“出去开开眼界”。

曹、李二人表态之后不几天,他们又反悔了,提出各种借口想打“退堂鼓”。经过思想摸底得知,原来有一天晚上,曹有福做了一个恶梦,感到很不吉利。他找巫师抽签卜卦,得出“此去凶多吉少”。思想深处是“怕政府支扣子”。针对上述疑虑,进一步向他们宣传政策,表明态度,帮助他们解决途中旅费。他们看到政府有诚意,面子上也过不去,不好再推却,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硬着头皮下山了。曹、李下山前,工作组动员他俩把枪支交乡政府保存(土改时,造册登记交民兵使用)。离开凉山之前,曹有福在哨地家中杀羊请客,邀请亲朋好友参加。曹对家属交待:“我这次出去,如能平安回来就好;如有三长两短,你们搬到麦地坪去住。”曹、李到昆明后受到省民委的热情接待,生活上给予周到照顾,在昆明参观一段时间后,又参加西南民族参观团到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随后,还到全国一些大城市参观。

曹、李下山受到政府的特别优待,他们心上压着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凉山各族群众的顾虑也减少了许多。但也有各种猜测和议论。有的说:“政府对他们过于宽大了”,“过去压迫剥削各族人民的他们,现在日子好过的还是他们”。也有的人认为“听毛主席的话不会错”。曹、李下山后,凉山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活佛寺的驻军不久也撤离了凉山。

195112月到19522月,由于曹、李两个头人都已离开凉山,各族群众的思想顾虑已大大减少,各族之间的团结也加强了。1952113日,巴石者、阿蚱、阿牙、松树林等4个村的53户农民,联合起来到哨地曹家算剥削账,控诉压迫罪行,要求赔偿损失。另一批群众,将地主李兴发夫妇(即李小九的父母)及长子李春禄带到会上,控诉了一天两夜,连地主家的儿媳、李小九的第一个妻子,也起来揭发。卡金、松树林、火把梁子等村部分受苦深的贫下中农,半夜三更打着灯笼火把来找工作组,倾诉他们的苦难史,要求政府支持斗争曹、李。农民群众的阶级仇恨被启发起来了,曹有福的一个妻子,思想恐慌,上吊自杀。

武定地委得知凉山形势的变化,认为是凉山民族工作的一个转变。但为了正确认识和对待凉山新的斗争形势,慎重稳进地做好和平土改准备工作,19521月,地委委员、地委宣传部长杨明到元谋。凉山工作组负责人向杨部长和元谋县委书记孟家珍汇报了凉山近来的情况变化。他们认为凉山工作虽有一定基础,但群众发动还不够充分,特别是彝族骨干尚未很好形成,民主建政工作也还未完成,土改条件尚不成熟,指出要将紧张的阶级矛盾缓和一步。要工作组采取“背靠背”的方法,多做一些细致工作,说服曹、李两家向群众低头认罪。117日,乡上召开村干部和代表会议,贯彻上级指示精神,反复说明民族工作的重要性,不能有急躁情绪,不能照搬汉族地区的做法。再三强调要听毛主席的话,走共产党的路,按照党的民族政策办事。从4月到6月这一段,按照地委的指示,工作重点放在动员农民下坝分田工作上。

凉山民族下坝分田初步告一段落之后,19529月,武定地委通知凉山工作组回去汇报工作,研究凉山和平土改问题。并提出送曹、李的家属到武定城郊小营村落户。地委负责同志听了汇报之后,认为凉山已基本具备土改条件。经批准,于19521028日正式宣布凉山乡和平土改。从开始到结束只用26天。凉山土改,执行的是边疆缓冲政策,即和平土改。对民族上层实行宽大处理;对地主阶级,只没收其土地,不没收浮财;分配土地时,对地主比内地其他地区宽一些,体现有所照顾;各族农民联合斗争地主,但以本民族为主等。

当时,曹、李二人已下山一年,正在外地参观,其家属也已离开凉山,到武定城郊落户,彝族农民群众,多数已到元谋分田。在乡的贫雇农代表会上,按照划分阶级的政策规定,初步划出地主12户,富农11户。许多代表要求把曹、李带回来,听取农民对他们的揭发控诉;也有的提出派代表到昆明,面对面地展开说理斗争。这些意见向上级反映后,都未同意,要求做好群众工作,从政治上揭发,给予宽大处理。

对于曹、李两家的房屋、田地、耕牛、农具按政策没收分给农民。那些尚未离山的中小地主,经过群众揭发斗争,根据其罪恶轻重,民愤大小,按照政策分别给予不同的处理但一个未杀。对曹、李二人,实行“养起来”的政策。这样做,凉山土改确实比较顺利。武定、楚雄两个专区合并之后,曹有福作为民族上层人物,安排在楚雄州政协工作,为州政协委员;李小九参加省民族工作团。

凉山土改结束后,正式建立了民族自治乡政府。在乡的民族代表会上,经过民主选举,选出刘名友(彝族)为凉山民族自治乡乡长,李自忠(彝族)、李桂芬(傈僳族)为副乡长。并发展了共青团员,第一批吸收共青团员8人,建立了共青团凉山乡支部。当时由于条件尚不具备,没有进行发展党组织的工作。

 

作者单位:元谋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上一篇文章: 记忆中的小城
  下一篇文章: 努力办好党史学会深化中共党史的学习研究
相关文章
 ·  初游龙街渡
 ·  忆盐丰县早期中国共产党党员高梁
 ·  数据见证辉煌
 ·  红军民谣五首
 ·  仁和、大田两区和平地、大龙潭两社划归渡口市的经过
 ·  建国初期武定县的农村党建工作
 ·  参与北京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建设的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