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主任信箱
最新文章
· 即将消失的皎平渡
· 红家山上的红军墓 —— 开启无名墓碑
· 七十年来楚雄州社会建设的经验与启示
· 对做好新时代元谋县党史工作的思考
· 革命老区楚雄市发展梗概
· 习近平: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
· 习近平: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
推荐信息
· 中共楚雄党史微信公众平台开通
· 楚雄州党的民族工作研究出版发行
· 《到农村去》出版发行
· 中共楚雄地方史
· 楚雄州党史革命史遗址遗迹普查资料集
· 闪光的年华
· 党史研究文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县市之窗 >> 武定县
    即将消失的皎平渡    
[ 作者:杨继渊 日期:2020/3/2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5 评论:0 ]

投入皎平渡的怀抱,皎平渡是有温度的。夕阳将自己的余晖涂在江面上,让一条波光粼粼的金沙江伴着两岸火红的攀枝花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斗折蛇行地蜿蜒在川滇两省交界的深山峡谷间。

皎平渡口位于四川省会东县与云南省禄劝县间,江面宽阔,水流湍急,自古是进川入滇的重要渡口之一。旧时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从四川成都出发,经雅安、汉源、越西、西昌、会理、会东渡金沙江,入云南禄劝、武定境,经禄丰、牟定、姚安、大姚,过大理、保山,从腾冲入缅甸,最后由缅甸西北达印度。1935年5月,因中央红军长征从这里渡过波涛汹涌的金沙江而闻名。

最让人难以忘记的是,1935年4月29日,中央军委在寻甸鲁口哨向各部发出《关于我军迅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文:“渡江点第一地段选在云南境内之白马口以及大平地,于红一军团先头师架桥,第二地段之鲁车渡、志力渡,于三军团先头团架桥。”5月4日晚,刘伯承率领的军委纵队干部团五营二连,在连长肖应棠的带领下,夺取皎平渡口,在当地彝族船工张朝寿等人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6只木船。从5月4日至9日,经过六天六夜抢渡,未失一兵一马,3万红军神奇地渡过了波浪滔滔的金沙江,跳出国民党蒋介石的重兵围追堵截,踏上了北上抗日新征程。

刘伯承元帅在《回顾长征》中,曾这样评价红军渡过金沙江的意义:“从此,我军跳出了数十万敌人围追堵截的圈子,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当年36名船工连夜奋战,打破了“金沙自古不夜渡”的规矩,他们冒死在暗流涌动、惊涛骇浪的江面上连夜摆渡,想的是快把红军渡过去。英雄的人民,共创英雄的历史!

聂荣臻元帅在《聂荣臻回忆录》里说:“我们从这里渡过了金沙江,毛泽东同志正在渡口北岸一个崖洞里等候着我们,我们见到了毛泽东同志。他说,你们过来了,我就放心了。过了金沙江,我们就真正把长征以来一直尾追我们的蒋介石军队甩掉了……这无疑是长征中的一个巨大的胜利。”

皎平渡6只木船,成了挽救红军挽救中国革命的生命方舟。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的胜利,赢得了战略转移中的主动权。就连共产国际顾问李德都不得不承认,红军渡过金沙江后,在战略上形成了一种新的比较有利的局势。

皎平渡因金沙江而生,因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而荣。这里气候宜人,只要谁带来一粒种子,它都会给你一个惊喜的收获。但由于交通闭塞,当地群众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横跨南北两岸的皎平渡大桥建成后,使这里真正成了连接川滇两省的咽喉要道。2013年以来,这里开发为红色旅游景区,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观光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每年接待参观者3万多人次,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当地干部群众利用红色资源优势,规划了占地一万多平方米、集旅游观光与革命传统教育为一体的皎平渡旅游小镇,以蛟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渡江广场为中心,建起了渡江路、商店、宾馆、饭店等配套设施。小镇街道上,高楼林立,人来车往,夕阳余晖中,显得安宁祥和。

金沙江边,有一巨石挺立。据说,当年刘伯承将军就是站在这块巨石上面指挥红军大部队渡江,后来被当地群众称为“将军石”。

站在彩虹般横卧江面的斜拉大桥上,我看到了金沙江的野性:江面水流湍急,浪头翻滚,漩涡一个接一个,波涛汹涌的江水犹如一匹狂蹦乱跳的野马奔腾而去。江北岸,有一排不规则的山洞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是在砾石岩层中凿成的山洞,有六七个之多。洞口石碑上记载,当年红军巧渡金沙江,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渡江后就住在这些山洞里办公。走进洞里才发现,这些山洞是连通的,是旧时供骡马通过的栈道。两岸奇峰怪崖,如刀削斧凿一般。奇绝的是,这些山崖并不是独个儿存在,而是连绵不绝,一山比一山高,一山比一山奇,赶趟儿似的向远处延伸。

面对奔腾不息的金沙江,倾听江涛与谷音的交融和鸣,思绪万千,顿时产生了“历史烟云一望收”之感。80多年前惊天动地的红军抢渡金沙江仿佛刚刚发生在眼前,耳畔悄然回荡起明代四川状元杨慎的《临江仙》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当时间的车轮运转至2015年12月17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核准,国家发改委批准了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等一批清洁能源开发项目。至此,乌东德水电站建设正式拉开了序幕。

乌东德水电站位于四川省会东县与云南省禄劝县交界的金沙江江道上。工程静态投资约760亿元,总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水库淹没区94.26平方公里,其中云南省61.20平方公里,建设征地涉及川滇两省10个县(区)32个乡镇69个行政村,移民静态补偿132.29亿元。

乌东德水电站库区蓄水位高程975米,而皎平渡的海拔为800多米,皎平渡口将成为库区水的世界。移民们虽然故土难离,但通情达理,所有协议已在2019年上半年签订完毕,10月底前已全部搬离了库区。2020年1月中旬,电站大坝开始下闸蓄水。他们明白,无论是80多年前的红军长征,还是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长征,共产党人都在矢志不渝为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了国家建设需要,为了人民幸福生活,他们舍小家顾大家,从容面对了历史的选择。

乌东德水电站建成后,库区将变成美丽壮观的“高峡平湖”,浑浊的江水将变成大海一样碧蓝,还会改善库区周边的生态环境。从此,山更青,水更绿,天更蓝,两岸绿树红花,清风徐徐扑面,又为库区周边群众带来一次千载难逢的发展腾飞机遇。

皎平渡就要消失了,但历史永远不会忘记,人们对皎平渡的红色记忆永远不会消失,跨越时空的长征精神,已成为中国永不褪色的“精神标识”和“文化名片”。

啊,再见了,红色皎平渡!

  上一篇文章: 红家山上的红军墓 —— 开启无名墓碑下封存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