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主任信箱
最新文章
· 习近平: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 习近平: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
· 参加革命斗争和地方建设的回忆
· 解放初期楚雄县征粮和剿匪斗争
· 习近平: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
· 习近平: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
· 鄂湘联合中学与镇南抗日救亡活动
推荐信息
· 中共楚雄党史微信公众平台开通
· 楚雄州党的民族工作研究出版发行
· 《到农村去》出版发行
· 中共楚雄地方史
· 楚雄州党史革命史遗址遗迹普查资料集
· 闪光的年华
· 党史研究文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县市之窗 >> 楚雄市
    红家山上的红军墓 —— 开启无名墓碑下封存的故事    
[ 作者:赵建华 日期:2020/3/25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623 评论:0 ]

2014年底,我调到楚雄工作,听说楚雄以西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红军墓,安葬着两名无名红军烈士。怀着对烈士的崇敬,大年初二,我领着家人,带上祭祀用品,找到了这座红军墓。墓地位于一个小山坡上,墓对面不足1公里,是一个村庄,墓后是一个平缓而裸露着红土的山包。老乡告诉我,对面的村庄是吕合镇太邑村,后面的山包以前叫“黄家山”,自从山上埋有红军烈士的消息传开后,乡亲们自发地把“黄家山”改称为“红家山”。

墓的正后方立着一块高高的石碑,碑文仅讲述了2001年修缮烈士墓的经过,并没有记录下烈士的更多信息。

这两名红军是怎么牺牲的?为什么没有记录下烈士的姓名和事迹?烈士墓修缮之前,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向带路的老乡提出了疑问,老乡请来了村支书。村支书告诉我,能解开这些谜团的,只有太邑村的一位叫李朝芳的老大爷,当年红军就是在他家牺牲的,是他家安葬的。

我怀着迫切的心情直奔太邑村,找到了老人的家,但房门紧锁。邻居告诉我,老人最近都没在家,不知道去哪儿了。

回到家里,我仔细查阅当年红军长征经过楚雄的每一篇史料。在现存的史料中,有不少关于红军过楚雄这段历史的记录,但大多比较粗略。关于红家山上无名红军烈士坟的情况,仅有楚雄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纂的《楚雄市革命群英谱》有一段简短的文字记载:“1936年4月1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攻打楚雄县城,3名红军战士牺牲,另有2名攻城时负伤的红军战士因伤势太重,在吕合镇太邑村牺牲,被掩埋在红家山上。”

为解开心中的谜团,我一直惦记着那位未曾谋面的老人。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打听到老人在楚雄州中医院住院。我立即赶到医院,见到了这位惦念已久的老人。李朝芳老人今年81岁,因心脏病住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看上去比较憔悴,但得知我是来了解红家山无名红军烈士的,老人顿时来了精神,滔滔不绝地讲述起往事。

李朝芳老人清楚地记得,他的爷爷李正纪在世的时候,常给他讲起红军经过家乡的故事,讲起两名红军烈士牺牲及安葬的经过,打小时候起,每年清明节,爷爷都带着他到红军坟祭奠。据李朝芳老人讲述,当年红军长征经过楚雄,在攻打楚雄战斗打响的当天下午,一路红军抬着两名身负重伤的红军来到村里,进入李正纪家院子,李正纪一家赶紧帮助红军把伤员抬进屋,奶奶烧了一锅热水,一家人都忙着照顾红军伤员。由于军情紧急,部队刚到不久就接到命令,需立即赶赴南华。出发前,一位红军干部把李正纪拉到一边,塞给他几块银元,简单交代了几句,部队就匆忙赶路了。由于两名红军伤势过重,加之当时村里没有任何药品,当天晚上,两名红军就牺牲了。牺牲前,其中一位红军醒来,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公文包送给了爷爷,请求死后把他们埋葬在红军大部队前进的方向。爷爷悄悄地料理两名红军的后事,他找来同村关系最亲密的同姓兄弟李正安、李正旺、李朝荣3人,白天先到红家山上踩好点,晚上4个人趁着夜色将烈士安葬在红家山现在的地点。遵照烈士生前的遗嘱,两座红军坟的坟头均朝西,向着红军部队前进的方向。

红军大部队急赴南华的时候,李朝芳的父亲李永和响应红军号召,跟随红军队伍参加了革命,当时还在襁褓中的李朝芳才3个月大。那一别,李朝芳再也没有见到父亲。从此,李朝芳和母亲相依为命,经历了无数磨难。李朝芳几岁就开始干农活,12岁时已经下地犁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父亲李永和跟随红军参加革命那年,母亲李七秀才19岁。李七秀一直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到了解放后,始终没有李永和的消息,直到去世,她也没有等到丈夫。她77岁离世,终身未改嫁。

红军走后不久,国民党军队就来了。国军在村里四处搜查红军的踪迹,打听红军的下落,还放出话来威胁村民。面对威胁,太邑村没有一个村民告密,李正纪一家及参加安葬红军烈士的几个村民更是一直保守着红军坟的秘密。

受爷爷的影响,李朝芳从小心里就喜欢红军,也为他一生未谋面的父亲跟随红军参加革命而感到骄傲。爷爷去世那年,他才10岁。后来李朝芳成了家,有了两个儿子,每年清明,他继续带着儿子去为红军烈士扫墓,像对待过世的爷爷一样,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儿子长大了,李朝芳又将小儿子李开彦送去参军,在部队成长为一名解放军干部,在条件艰苦的西藏军区服役二十多年,2008年才转业回到家乡。在老人看来,这是红色革命基因的延续,是家里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李朝芳老人讲,自己家人做这些事,完全是出于对人民军队的热爱,从来没有想过将来要得到什么回报。正因如此,即使解放以后,他也没有向外人讲过红军坟的事。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政府派人来调查红军长征经过地牺牲烈士的情况,他才讲出当年爷爷安葬两名无名红军烈士的事。由于时间久远,参与安葬烈士的人都不在世了,全村只有李朝芳一家能说清红军坟的位置及来历。考查组通过查阅史料、现场取证,确认了红军坟的事实。2001年9月,通过政府出资和村民捐款的方式,红家山两座红军坟在原址修缮,修建了纪念碑。2011年,被中共楚雄州委命名为国防教育基地。

清明前夕,我再一次来到太邑村,专程请李朝芳老人领我一起去为两名红军烈士扫墓。来到墓地,一边瞻仰红军烈士墓,一边端详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我忍不住思绪万千、热血沸腾,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红军将士英勇战斗的画面,构想着李正纪爷爷和几位村民冒着生命危险安葬两名红军烈士的场景。这座红军墓尘封的故事,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在红军烈士墓前,我想起千千万万和他们一样的革命先辈。他们为了追求理想和光明,离乡背井投身革命,打遍祖国大江南北,与强大敌人进行殊死战斗,有的牺牲在革命征途上,甚至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据不完全统计,仅红军长征过楚雄这一段,牺牲的烈士就有22人,全部为无名烈士,除红家山两名红军烈士墓地确认以外,其他红军烈士有无墓葬至今无从考证。他们虽然没有等到革命胜利,但是牺牲了也要倒向追寻胜利的方向。敬爱的先辈啊!你们的生命是用什么铸成的?你们的灵魂是靠什么凝结的?面对先烈,我的内心在燃烧,从活生生的历史中,找到了人民军队灵魂的源头,感受到革命军人血性的力量。

离开红家山,才发现鲜花已盛开,映红了整个山冈,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映山红》: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红家山上的红军情结,犹如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上一篇文章: 七十年来楚雄州社会建设的经验与启示
  下一篇文章: 即将消失的皎平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