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主任信箱
最新文章
·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的历史的重要论述
· 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 楚雄州党史系统迅速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
· 习近平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强调
· 习近平: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 习近平: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
推荐信息
· 中共楚雄党史微信公众平台开通
· 楚雄州党的民族工作研究出版发行
· 《到农村去》出版发行
· 中共楚雄地方史
· 楚雄州党史革命史遗址遗迹普查资料集
· 闪光的年华
· 党史研究文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史料 >> 彝州英烈
    【红色散文】静静的大庄河    
[ 作者:何以新 日期:2017/1/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3131 评论:0 ]

静静的大庄河

——大庄革命烈士纪念碑散记

何以新

 

大庄革命烈士纪念碑塔鲊河、普岩河、大庄河切开重重沟壑,冲破万千山门逶迤而来,进入大庄后因为流连于两岸稻花飘香、鱼儿肥壮的富足和犀牛望月、鹤舞呈祥的美景,逐渐放缓了脚步,在大庄和沙甸街之间绕了一个S形的大湾。在河湾水流平缓处过河的人们日积月累垫起了一排排大石头,与在藏区山口看见的玛尼堆的形成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玛尼堆上挂的经幡到此换成了环肥的河水燕瘦成的涓涓细流。河对岸的孩子们放学后蹦着从大石头上跳过,那成了他们快乐的小石桥。大庄河此去四度更名为了沙甸河。一条河要换多少乳名才能回到大海母亲的怀抱,是否有青山阻隔?是否有日月挽留?所有这些——河畔的沙甸街北丘上的十一位烈士们永远都感知不到了,大庄是他们认知可以企及的最远的地方,他们的青春在此戛然而止,为了维护新生的人民政权,为了人民的幸福生活他们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变成了一柱冰冷的碑石,安详的凝视着安居乐业的后人,冷静的审视着这个纷繁变幻的世界。

大庄地处滇中腹地,历史文化悠久,有鱼米之乡、仙鹤之乡之美誉。相传800年前从很远的南方跑来一个水怪,在大庄沙甸河兴风作浪,导致河道堵塞民不聊生。一只浑身雪白的仙鹤乘犀牛驾祥云而来,凭着机智勇敢战胜了水怪疏通了河道,使人们恢复了往日平静的生活。最后,仙鹤因元气大伤无法继续升空为仙,长期定居了下来,而犀牛也化作了沙甸街北面的祭天山,与仙鹤一起共同守护着苦难的终生。仙鹤居住下来后,人们相继迁来,与仙鹤共处,久而久之,人越来越多,成为方圆几十公里的一个大村庄,后称之为“大庄”。进入大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明清古建筑,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整个建筑为二层土木框架,保持着严谨的对称结构,一主两厢带两耳楼,正前门楼的二楼兼做戏楼,相对应的在主楼前拼一石台子为观戏之用,人们称之为走马转角楼,即骑马可以在二楼上转一圈。整个建筑的石脚部位原有精美的石雕,后在几次运动中大多被破坏了,只留下些模糊的迹象,明眼人指着迹象讲故事你不知其所以。古建筑原辟作几个机关单位的办公用房,后经整修作为大庄文化站,为州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实至名归。古建筑原为大庄苏氏家族所建为其宗祠,有聚会传承宣示之功用,同时祈愿苏氏列祖列宗世代庇护苏氏儿女,但风雨欲来泥沙俱下,象苏绍等不肖子孙注定永远得不到祖先的庇护,灵魂无所皈依。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云南各族人民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掀起了翻身解放的革命热潮,双柏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篇章。1950年初,双柏县人民政府组建了征粮工作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征粮征税和宣传政策等工作,这触动了一部分地主阶级的利益,他们恼羞成怒蠢蠢欲动。双柏的大地主恶霸苏绍等匪首在国民党特务的策划指挥下,开始暗地活动,联络各乡地霸伪人员等筹备组织“反共义勇军”,捉拿全县各乡镇征粮、征税工作队员,就地杀害,一时间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从1950年3月至5月,孔化夷、陈植林、鲍介美、张云龙等27位同志在这场反地霸武装暴动中先后惨遭杀害,军区主力团连长薛国泰光荣牺牲。反革命气焰最终被掐灭,元凶授首,被人民的正义永久的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为缅怀二十八烈士的英勇事迹,1951年7月1日,双柏县人民政府在云龙建立了革命烈士纪念碑,胡庭祥(原双柏县长)同志亲笔题词“为人民而死”。1959年,双柏县城从云龙迁到妥甸,1983年中共双柏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在县城南安森湖公园内修建了双柏县革命烈士纪念碑。在牺牲的28位烈士中,有11人在大庄被残忍杀害,革命烈士牺牲后,被当地群众就近埋在了被害地点,2005年6月,双柏县人民政府在大庄沙甸街北的山丘上统一修建了革命烈士墓和革命烈士纪念碑,烈士的英魂终于回到了家乡的土地,不再漂泊。三地分别为同一烈士建纪念碑,这在中共历史上并不多见,这充分说明了历史没有忘记他们,人民没有忘记他们,烈士们该可以含笑九泉,以慰平生。

烈士纪念碑在妥鸡油路旁的山丘上,顺着一条米宽的水泥小道拾级而上,路两边开着些不知名的花儿,粉红的、黄色的、白色的,就那么随意的长在偶有几棵车桑子外就一片昏黄的光秃秃的山梁上,让瞻仰者油然而生孤寂沉重之感。站在丘顶四望,烈士碑背靠苍茫群山,面对千顷良田,金黄的稻子在夕阳的余晖中抹上一层橙红,中间缠绕着一条绿色的带子,那是河两岸的杨树绣出的大庄河的轮廓,几只白鹭在杨树上稍做停歇又扑棱着向远处飞去,好一幅美不胜收的图画。但我想烈士们此刻一定微笑着深情的凝视左前方,一排排崭新的楼房在东山头上拔地而起,错落有致,那是大庄中心学校,大庄最好最现代化的建筑,那里住着大庄的未来,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未来,一群群莘莘学子从这里走出大庄,走向世界。孩子们每年都会到烈士跟前来,清除园里的杂草,献上自制的花环,尽管他们都还太小,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明白烈士们悲壮的消亡和头颅的分量。现在烈士碑前就有一个风干的花环,何其芳的《花环》——英烈们,你梦见绿藤缘进你的窗,金色小花是否落到你发上?

远处河湾上,放学后的孩子们又蹦跶着从垫在河心的大石头上跳过。潮平两岸阔,水落石出间小石桥见证了多少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见证了大庄河来时猛如万马奔腾,去时瘦如末梢神经的变幻。其实,从来就没有亘古不变的河流,塔里木河一路向东消失在了沙漠,黄河数次改道,曾经河水流过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故道。但有一种河流将永恒,那就是精神之河信念之河,来去无声,润物无形让人如坐春风,让无数先烈为之流血牺牲不怜惜,让无数后人为之前赴后继不顾身。

其实,真正的河在人的心中。

  上一篇文章: 2017年,你不可不知的6个党史国史纪念日
  下一篇文章: 【红色散文】青春在这里升华